无法承受地求他停下
首頁
/企業資訊/行業資訊
企業資訊
行業資訊
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前景可期
發布時間: 2017-09-29 分享到:

近日,央行下發公告表示,已經取得監管部門相關業務資格、發行過信貸資產支持證券且能夠按規定披露信息的受托機構和發起機構,可以向央行申請注冊,并在注冊有效期內自主分期發行信貸資產支持證券。

借資產證券化打破資金瓶頸

以往因資產證券化發行門檻高、程序復雜,融資租賃公司發行資產證券化產品并不積極。而自去年銀監會將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由審批制改為備案制后,非銀行金融機構的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明顯提速。正如央行公告中所言,信貸資產證券化施行注冊制有助于簡化信貸資產支持證券發行管理流程,提高發行管理效率和透明度,促進受托機構與發起機構提高信息披露質量,切實保護投資人合法權益,推動信貸資產證券化業務健康發展。

隨著資產證券化門檻逐步放低,越來越多的融資租賃公司借助資產證券化來進行融資。

國銀金融租賃有限公司法律事務部副總經理彭念華認為,與銀行系證券公司借資產證券化緩解資本約束問題不同的是,很多融資租賃公司借助資產證券化主要解決的是融資問題。彭念華表示,無論是金融租賃公司還是融資租賃公司,在發展過程中都會面臨資金限制,這也是租賃公司需要解決的問題。例如銀行系的租賃公司,或者是銀監會監管下的租賃公司,由于具有良好的信譽,可以借助信譽向銀行獲取信用貸款。而很多融資租賃公司剛剛起步,獲得融資比較困難,借助資產證券化可以解決這一問題。

談及租賃資產證券化的積極意義,北京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洪艷蓉認為,租賃公司建立以資產信用為基礎的融資模式,實際上等于把資本市場上的資金引入融資租賃領域,使得租賃市場和資本市場實現較好的對接,從而改變商業經營模式,從發起持有變為發起分流模式,從企業信用融資轉變為企業資產融資。

直面法律與稅收挑戰

稅收與法律問題是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過程中被頻頻提及的兩大問題。不可否認的是,融資租賃與證券化相結合帶來了不少問題,包括租賃物所有權處理、抵押權變更登記等法律層面的問題。

因融資租賃業務的特性,一些資產并不適合作為資產證券化的基礎資產,一直以來,實物資產能否作為資產證券化的基礎資產也是業內討論的焦點之一。從法律從業者的角度看,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匡雙禮認為其并不適合。他表示,成功案例當中極少以實物資產,即租賃關系當中的實物資產作為資產證券化基礎資產。租賃資產證券化基礎資產主要還是以債券和收益權為主,且并不是所有的收益權都能夠作為資產證券化的基礎資產。那么什么樣的資產不適合作為資產證券化的基礎資產?匡雙禮認為,一種是政府債務,另外一種是現金流不穩定的資產。“比如礦產資產的開采收益權,由于礦產在地底下,地質條件非常復雜,要想獲得一個穩定的礦產資源產出量,將受到很多因素的制約。”匡雙禮稱。

從稅收環境來看,目前并沒有針對租賃資產證券化的規范化文件,安永(中國)企業咨詢有限公司稅務合伙人趙彤表示,在這種情況下,稅務分析主要依據企業所得稅法以及營業稅、增值稅、印花稅條例等基本的法律法規。

面臨的一大稅務難題。盡管當前租賃公司上繳的是增值稅,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不少租賃公司仍以營業稅資產包來進行資產證券化。針對這一現象,趙彤認為,因為增值稅比較復雜,租賃公司要給承租人開專業的發票。“"營改增"之后的資產假如入池進行證券化,需由出租人開具專業發票,這一點很重要,只有開票才能保證入池產生固定的現金流。”趙彤說,“我們也在協助一些租賃公司與稅務局進行探討,比如說把發起人變成一個租賃資產管理人的角色,代開相關發票。但是目前我們看到的操作還是以營業稅資產包為主,因為其更貼近租賃公司現在的信貸資產。”

引入境外資金成新議題

在進行租賃資產證券化的過程中,不少租賃公司也在積極探索將境外低成本資金引入以對接國內產品。彭念華表示:“2013年以來,國內貨幣市場成本高企,雖然現在有所下降,但很多融資租賃企業還是感到融資貴、融資難。如果境外資金能夠"引進來",當然非常好。”

盡管如此,引入境外資金也面臨著不少障礙,包括政策障礙、渠道障礙等。彭念華認為,從具體的渠道來看,當前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有標準化的渠道,即交易所市場。如果引入境外資金,那么可能需要建立新的市場,例如利用前海廣闊的平臺和其政策寬廣性,打造交易平臺與境外市場進行對接。

隨著國內航空、船舶租賃業務的快速發展,租賃公司的承租人已不再局限于境內,盡管目前承租人在境外的案例并不多,但這已成為了租賃公司一個新的關注點。

   承租人在國外,以美元計價,資產證券化操作是否可行?業內人士分析認為,一方面,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沒有進行“雙鎖”,那么現金流是不穩定的,而不穩定的現金流無法進行資產證券化操作;另一方面,承租人所在國的外匯管制也是影響資產證券化產品的一大因素。

?